作为贵阳市南部郊区

2020-02-04 18:27

花溪河就像她流经的这座城市一样,一路走来,接纳包容了无数支流,在雕琢出两岸奇峰异景的同时,更孕育出这块土地上的钟灵毓秀和悠悠文脉。

现在的花溪,在贵阳市委、市政府建设生态文明城市的决策下,提出了建设生态文明示范区的目标,并于2012年获国家环保部授牌,成为贵阳市第一个国家级生态示范区。花溪国家城市湿地公园的打造更是贵阳市建设生态花溪的大手笔。从2009年12月国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正式下文批准成立花溪国家城市湿地公园起,十里河滩就成了贵阳人探索生态文明城市建设的“最佳实践区”,成为改善贵阳城市气候的生态大走廊。

如果说南明河滋养了贵阳这座城市,那么作为南明河上游的花溪则是这条河上最美的风景。

而今,随着城市化步伐的加快和城市扩容,花溪已从城市近郊变成贵阳的中心城区,难得的是在城市的高楼大厦间,由于贵阳人的厚爱,沿花溪河岸仍保留着一片自然的山水风光,让花溪成为贵阳人在城市喧嚣中放飞心灵的净土,成为外地人体验爽爽贵阳的最佳首选地。

党和国家领导人更将他们的关怀、诗情留驻在这片土地,花溪的山水间有周恩来总理与妻子邓颖超荡舟碧波的温馨影像,有陈毅元帅“十里河滩明如镜,几步花圃几农田”的不吝赞誉,更有董必武老人“几曲清流徐下注,两旁田稼保丰年”的美好祝福。

花溪河如碧绿的玉带,将十里河滩、花溪公园、黄金大道、镇山李村、天河潭等一处处美景串连编织在一起。这些美景,是大自然的杰作,更是贵阳人用心经营的结果。

其中,开发最早的当数闹市之中的花溪公园。早在清乾隆年间,乡贤周奎就率子孙在花溪河岸边的石山间建亭台楼阁,在溪中叠石为坝、潴水为潭。到民国时期,贵阳县长刘剑魂将这里正式辟建为公园。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人民政府对公园多次进行了修复和改扩建,花溪公园成为贵州省级风景名胜区。历代建园者都顺山水之势而为,力图保留公园的天然本色,让人切身感受到这里“风景出自然,非为人力造”的朴素之美。

曾经,作为贵阳市南部郊区,花溪以风景秀丽著称,承载了贵阳人太多的美好记忆和故事:春天到花溪公园踏青,夏天到花溪河戏水,秋赏黄金大道落叶,冬逛青岩古镇购年货……

具有“贵州浓缩的山水盆景”之称的天河潭是花溪河上又一颗耀眼的明珠。天河潭在花溪河上游,潭水碧绿幽深,潭壁陡峭如刀削,壁底有水洞和旱洞,潭的下游有长达280米的钙化滩卧龙滩,这在全国都绝无仅有。滩面上瀑布飞跌、银丝纷披,水车悠悠、水碾戛然,令人怀旧。她的美早在明末清初时就被隐居于此的诗人吴中蕃发现,正是吴中蕃和他的诗作,让天河潭的山水奇趣增添了更多文化的意韵和生命的灵性。

花溪所有的魅力就蕴藏在这条穿城而过的花溪河里。她时而穿行在田畴村寨,时而漫步于城镇市井,时而潜伏于地,时而汇聚成潭,动静有致,用涓涓细流润泽出一方水灵灵天地。

在花溪南面还有古镇青岩,小镇弹丸之地却兼容并收多种文化,佛、道、基督、天主等多种宗教和睦共存,是贵阳城这个“五方杂处”的移民城市的缩影,是这个城市开放性和包容性的代表。

景因人而美,人因景而至。花溪以内敛的宁静美、天然的纯朴美吸引着大批文化名人和专家学者。

如今的花溪,不仅呈现出独特的生态美,更散发着人文的光华。随着贵州省在这里建设高校聚集区,花溪河畔在原有的贵州大学、贵州民族大学、贵州农科院等科研院所的基础上,又增加了贵州师范大学、贵州财经大学、贵阳医学院、贵阳中医学院、贵州轻工职业技术学院等众多高校。它们随花溪将悠悠文脉共同传承流布,将爽爽贵阳、浪漫花溪的美传向远方、传向未来。(戴佳村/撰文 中共花溪区委宣传部/供图)

教育家叶圣陶,数学家苏步青,作家巴金、陈伯吹、王蒙、金庸,艺术家徐悲鸿、刘海粟等都在花溪留下了他们的足迹。陈伯吹的散文《花溪一日间》就是对自己曾在这里停留的那段时光的怀念。1944年巴金、肖珊在花溪举行婚礼并在花溪公园内名为小憩的旅舍度过了他们的蜜月,巴金还在此写下了他的小说《憩园》。徐悲鸿与廖静文也是在花溪河畔订的婚。多年后,廖静文再次来到花溪,看着缓缓流淌的河水,老人静静回想,喃喃自语:“流水依依,景也依依”。那一刻,没有人能去打扰这位老人。

这里不仅出了参与《康熙字典》编纂、被称为“黔中第一诗人”的周渔璜、云贵两省第一个状元赵以烔,还有不畏吴三桂权势、摔碎心爱端砚隐居天河潭的诗人吴中蕃,将大陆农耕文化带到台湾而被当地民众塑像纪念的周钟瑄,誉满京华的书画家姚华,民主革命斗士、贵州剪辫第一人平刚……他们是花溪、是贵阳的骄傲。